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46|回复: 2

回家

[复制链接]
楼主
发表于 昨天 09:12 | 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又到周末了,我开车回家。在路上,总感觉有点失落,往时这个时候母亲一般都会打电话来,问我这一周回不回家。现在,我知道,我再也不会接到那个电话了。
        上周五,正是圣诞节那天,接到大哥的电话,母亲不行了,赶回家,摸着母亲的脖子,已经没有了脉动,但是还有一点温度。我知道母亲走的不久,她应该在努力的撑着,等待我回来。我几次用手想要把她睁着的一只眼睛抹上,都没能成功。过了一晚,我再去看她的时候,她的眼窝里竟然多了一滴泪水,这滴泪水,会是我一辈子的痛。
        葬礼进行了一天一夜,翌日下午,还是到了出山的时候。路途有点遥远,吹唢呐的道士们半途就回去了,举帐的亲友也在山下折道而返,只剩下我和妻子,大哥大姐,侄子侄女们一路送着母亲到了新挖的坟前。摆好了东西,我们也要回去了,剩下的活留给抬棺木的人完成。大哥要我记住位置,我几次回头,怎么能忘?萧瑟的寒风中,夕阳西照,干秃秃的被火烧过不久的山岗,一条土路蜿蜒而上,零星几颗松树下,那就是母亲安息的地方。
        有时候我不愿意相信母亲就这样离我而去,即使是在她病重的时候。那是再上一两周的事,天气寒冷,我到医院去,她躺在床上,却伸出一只干枯的手在胸前舞动着,嘴里呃呃的不知道说什么,我握着她的手,她眼睛定定的看着我 ,我鼻子发酸,我想不到仅仅是送来医院几天,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旁边的一个病人问我她会认得我吗,我眼泪止不住就流下来了,我哽咽地说认得。她怎么会不认得,我是她最疼爱的儿子。这时候我就想到我要带她回家。
        我到医生办公室,质问医生我母亲的情况为什么会突然恶化到这个程度。医生解释了一大堆,我半懂不懂的,最后,他说他已经尽力了,让我以后对我母亲好点,我一瞬间明白了,我全明白了。第二天早上,我就开车到医院,母亲一见到我,就说回家,虽然吐字不清晰,但是我听清楚了,我拉着她的手说回家,我这就带你回去。母亲点点头,露出一点笑容。
        一路上,我想起了小时候,母亲忙了一天活回来摸着我的头哄我入睡,想起她赶集回来总是要买几个水果给我,想起我读书的时候,她总是到周末才舍得买猪肉等我回来吃,想起了成年后每次我不回家,她总是打电话来询问,虽然我每次都是三言两语不耐烦的挂了电话,可是她始终是关切的语气。
        我再也听不到她等我回家而打来的电话了。昨晚,是母亲的头七,听说这一晚,亡灵会回家,我和大哥做好了饭菜,供奉在餐桌上。和孩子们在院子放了一盏许愿灯,灯冉冉升起,飞向天空,冬夜的月光依然那么明亮,愿妈妈你魂归天堂,一路走好。。。
沙发
发表于 昨天 11:2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节哀吧,这是没办法的事。去年我母亲过世,整整一年,心里非常难过,这是人生的一道坎,不想过也得过。
藤椅
发表于 昨天 12:30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好感动!好孝子,好文章,令人哭了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钱柜qg777手机官网 ( 桂ICP备11000835号-1 )

桂公网安备 45048102000008号

GMT+8, 2021-1-12 07:46 , Processed in 0.05399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Baidu